2011寻访中大校友的足迹专题:要对专业有自信心和自豪感--访98级蔡敬衡校友

发布人:高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5-04-29
数学和统计,并不枯燥
 
   初见蔡敬衡老师,是在数学楼的一间小教室里。一身休闲打扮的蔡老师虽然看起来有些瘦弱,但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精明干练的气质。说起自己与中大、与统计学的结缘,蔡老师特别来劲,我们之间的交流就好似朋友喝茶聊天一般,在轻松的氛围中,我们逐渐了解了蔡老师从在中大求学7年到香港中文大学博士毕业后回到母校中大怀抱的故事。
  关于专业的选择,蔡老师一直在强调自己的“因缘际会”:“我们那时流传这样一个说法:并不是我们选择数学系,而是数学系选择了我们。”数学和统计算是基础学科,根据老师的了解,当年读数学的有相当一部分是调剂专业过来的。“当然现在很高分,以前的应用数学还是很高分的,不过当时应用数学和基础数学是分开的,基础数学和统计要分还是比较低的。”
    “不过回想起来,我很庆幸自己能进入统计专业。”蔡老师至今仍记得当时他的老师余锦华跟他们说过一句话:要有对专业的自信心和自豪感。蔡老师把这句话转送给我们,提醒我们不要因为自己考进来的分数低而产生专业不如人家的想法,必须要相信自己所学的东西对自己的发展是有用的。余老师在教学一线摸爬滚打多年,现在10年过去了,数学和统计已经变成了一个比较热门的专业,证实了他的高瞻远瞩。
    “经过4年的学习,我对数学和统计的兴趣日益浓厚,所以之后我选择了留校攻读统计硕士。也是因缘际会,我的导师何远江老师推荐我去香港中文大学读博士,于是我就去了。一般读博士以后,工作比较好的选择就是当高校教师,刚好中大肯收留我,于是自然就选择了中大。”蔡老师强调,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他主动选择,很多都是因缘际会。硕士的时候是保研,保研的诱惑是很大的,而读博士是老师推荐。“其实我从小就想做老师,因为小时候觉得上课唯一能说话的就是老师;但是没想过要做大学老师,也是顺势而为,而且也是遵从自己的意愿。”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数学是一件枯燥而学科,以至于有这样一种说法:读数学要耐得住寂寞。当我们向蔡老师提出这样的疑惑时,蔡老师却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有一句话我是很欣赏的。不要总是尝试去找感兴趣的工作,而是要从工作中找到感兴趣的东西。”他对我们学院的学生寄以厚望,希望我们要善于用心发现数学或统计中有趣的事情。“我现在给本科生上课,发现有些同学本科4年并没有放很多心思在专业上,这样说或许不大好,但是我想点出这样一个事实:觉得枯燥的人到底有没有把心思真正放在数学上。”他还指出数计院的老师,尤其是像朱熹平、任佳刚、郭先平等学问做的好的老师,他们真的是乐在其中,感受到了数学之美,真正地想做出一些学问。
    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蔡老师一再强调,学生需要把自己的心思放在专业上,用心去了解和学习专业知识,这样才会发现其中的乐趣。“如果你是不断地消极地催眠自己‘OK,我要耐得住寂寞’,‘我要熬4年’,那么这样的想法,确实会让你很难过。我们有时候要改变思维的角度去看待一个问题,那么就会有不同的心境,不同的看法,也会有不同的收获。”
    蔡老师的回答,可能因为自身做统计的缘故,显得严谨有据。他不断地强调要把心思放在专业上,并且旁征博引,引用了许多他的老师和他的同学的例子来阐释他的观点。我们在仔细聆听的过程中,不仅感受到了他对自己从事的职业的喜爱,更是看到了他对自己学生的真诚的希望与寄托。
 
细节决定成败,合作决定胜负
    说起求学过程中令他印象深刻的老师,蔡老师一下子来了劲,滔滔不绝。不过他的答案还是体现了统计人特有的分类思维,把对自己影响较大的老师分为了本科、研究生以及工作后三个阶段。
    “从本科来讲,就是我刚刚说的余锦华老师。还有一个是殷朝阳老师。”殷朝阳老师在蔡老师大三的时候教授他们《实变函数》的课程,而当时蔡老师是学习委员。“有一次殷老师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明天期中考,因为是突击考试,于是哀嚎遍野。他给我们的解释是:不要让我们学到什么就考什么,只有这样才能考验我们真正掌握了什么。”蔡老师一直强调,学习不是为了应付考试,而是要真正掌握一门知识或技巧,所以他还是很认可殷老师的做法。还有一次是班上有个女生生日,有个男生买花送给她,于是她拿出其中一根送给了殷朝阳老师。老师很兴奋,先是让大家唱生日歌祝这位女生生日快乐,然后就说了一番话,大概意思就是让学生要做一个有用的人。“他讲的那番话,全班都很感动,因为我们那时已经是大三了,建立自己的世界观也好,做人准则也好,总之就是要做一个有用的人。”
    到了研究生的时候,“对我的影响比较大的老师就是我的导师何远江老师,还有郭先平教授。”蔡老师极其欣赏两位老师的治学态度,他也希望自己能向这个目标迈进。“郭老师的学问做的很好,是因为他做事很认真,从平时的生活细节上可以看到他对所有事情都是一丝不苟,也是从严要求自己,同时也影响了身边的人。”有句话说得好,细节决定成败,蔡老师告诉我们,当你细节做的好的时候,你就会得到一个好的结果。“很多人都会在不自觉的时候停留在一个CANDY AREA的状态: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我先休息一下。这样就会造成把很多事情堆到最后来做。而郭老师不一样,遇到要处理的事情就马上专心把它处理好。”
    前些年蔡老师回到中大,走上讲台,“但是我觉得我没有把自己放在他们同事的地位,而是把自己当作他们的学生,因为我学生时代他们就是我的老师。”蔡老师还特别提到了院长朱熹平教授,“当时我们宿舍有一个很有傲气的同学,但是他也是很拼命的夸赞朱老师,我没想到他这样自傲的同学居然会由衷地去赞叹一个老师的教学如何的好。”
    在当今社会,学会合作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蔡老师还与我们分享了当年自己参加数模竞赛的经历,本科阶段参加的一次全国赛和一次美国赛,让他终生难忘。“我觉得数模是对人的综合能力的一个提高。首先你要找到自己原来学的东西是有用的,但更重要的是学会如何与队友配合,如何去讨论一个问题,大家如何提出自己的看法,以及对队友看法的认同或妥协。”。
    蔡老师回忆起01年参加全国数模竞赛的情景:最后一个通宵,3点钟的时候,整个模型已经出来了,还差一些细节要处理。题目是公交车的调度问题,有两个总站,我和其中一个队友认为两边发车应该同时,但是另一个队友不同意,说是应该严格的按照上行和下行去做。“我们当时吵的很厉害,我们有20分钟时间互不理睬;但是大家气在头上的时候是不可能得到共识的,而冷静后我们最终还是同意了他的想法。”
    “我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有些人不断的坚持己见,他认为这是自信的表现,但这恰恰表现了他的不自信,因为他害怕别人否定自己。”否定自己需要更大的勇气,而且这才是更有自信的表现,因为如果一个人害怕自己被否定的话,他就丧失了一个听取他人建议的机会。“现在个人英雄主义的年代已经过去,更需要的是一个团队合作的精神。强调合作是要在坚持自己意见的同时,也能很好的听取别人的意见。”蔡老师多次提到,数模这三天最大的考验是如何去听取并综合大家的意见,如何去调和队伍内部的矛盾。“我想这是影响我一生的经历,我得到的比我设想的还要多。”
 
我也爱马岗顶的树
    “其实在康乐园里生活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从1998年到2005年,蔡老师见证了南校区的点点滴滴。在评价学校和学院的工作的时候,蔡老师也是赞赏有加。
    “我记得读研的时候,要建新图书馆,要砍掉很多树,学生意见很大。当时黄达人校长给学生发了一封公开信,题目就叫《我也爱马岗顶的树》。”我们在蔡老师的介绍下,在网上搜索到了这篇公开信的原文,信里内容提到,黄达人校长也知道学生对马岗顶的树的爱护与依恋,他自己本人就住在马岗顶,对这片树林也有着深厚的感情。但是“学校图书馆的位置确实不够”,因为一个一流的大学,馆藏和自修座位一定要丰富,所以必须要扩建。蔡老师提到,“原来的图书馆很小,大概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一,以前很少人去图书馆自习,都是去一教,所以这个扩建的需求很大。”
    这封公开信发出以后,给学生的感觉非常好,蔡老师也对老校长的做法不吝赞美。“即使学校不作出答复,学生也没有机会说什么,而且当时也只是在BBS有这样的批评,并没有太正式的提出。但是校领导知道后发了这样一封公开信,让学生很感动,感觉到学校真的是以学生为本,为学生着想。” 最后马岗顶的树也得到了很好的安置,学校向学生传达了“移走这些树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表态。而且现在学校图书馆自习位置这么多,大家确实从中得到了好处。
    回望中大10年的发展,蔡老师也从学生时代到拿起教鞭,其实学校也遇到不少挑战。如2000年珠海校区第一次招生,之后又多了东校区和北校区,学校的管理任务非常繁重。“包括最近校区的院系调整,你会发现学校在这方面花了很大的心思,因为确实是需要很多的资源去管理和发展这几个校区。”还有不久之前开始推行的三学期制,学校一直都在推进对教学的改革,本意都是更好的做好本科生教育。“校区调整后,我们中断多年的班主任制度又可以实行了,更好的促进对学生教育的发展。我觉得学校可以不断的进行这方面的尝试。”当然蔡老师不否认中间可能会存在一些小问题,但是“总体效果还是不错的。”
    蔡老师也表扬了学院的老师和工作人员的工作,“从我读书开始到现在,我觉得我们学院对学生的关怀是很到位的。”他还提到,教务员的工作做的非常细致,不管是排专业课还是公共课,“都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要做一个乐观积极的人
     蔡老师出身统计,对当今统计科学的热门也有着自己的见解。
    “统计当然是热门方向,但是第一要考虑个人兴趣,第二作为本科教育,专业的界线是越来越模糊了。”蔡老师结合自己近10年求学之路的经历告诉我们,读完本科,单从专业知识来说并没有学到多少,直到读完硕士或博士,才能说自己对专业有所认识。“在本科阶段我的建议是,我们不需要太拘泥于专业的分界,其实学的东西不会差太多,有兴趣的话可以选择辅修或旁听,都能得到不少知识。”
    现在专业界线越来越模糊,用人单位更注重的是能力,其次才是专业。“很多时候即使它需要这个专业的学生,它也只会写上‘优先’两个字而已,并没有限死。”蔡老师并不认为本科生需要很看重专业的限制,可以“顺势而为”,毕竟工作还是以个人能力为重。“说句实在话,不要指望本科4年能学到很专业的知识,大学4年最重要的是学会怎样去学习。在数计院4年本科,比别人优胜的地方在于我们受到了这样的训练,证明不能马虎,这样就能培养我们严密的逻辑思维。”
    蔡老师诚恳的对我们说,如果有机会跟师弟师妹聊天,尤其是大一新生,“要让他们把经历放在如何把精力从初等教育转向高等教育。”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高考我们考上中大了,不用担心了;但其实大学是更重要的。如何从初等教育那种被动学习跨越到高等教育的主动式学习,这是需要时间去历练去培养自己的这种思维方式。“所以不要太在意专业的事情,而是要注意如何度过这个关键的阶段。”
    谈及对中大或数计院学生的期望,蔡老师还是借用余锦华老师的话:要有对专业的自信心和自豪感,要用心去发现专业的魅力所在,不要去想太多负面的东西。“我不知道90后的心灵是不是脆弱一些。我建议大家一定要建立一个正确而且是乐观的世界观,真的是遇到困难的话,要与同学和老师分享,多一些分享多一些讨论,这也是很重要的。”蔡老师回想起这几年发生的一些不好的事情,感慨万千,“一定要有乐观的态度去面对困难与打击。”“你在做的都是大事情,遇到的都是大问题,所以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了,你跨越了这道坎,接下来还有什么能难倒你的呢?能这样去想,有些时候就不会那么悲观了。”
    最后蔡老师做了一番总结:做好自己,做好学习,对得起父母,对自己的父母和家庭要有承担。蔡老师话锋一转,还是回到了要乐观向上的问题:有的时候一个草率的决定,在你自己看来是解决了问题,但是你实际上是把问题抛给了父母和老师,这是很不负责的事情。所以不要做放弃自己的事情。
    从蔡老师的话语中,我们体会到了作为一名师长,蔡老师对学生的成长相当关注,他不仅关注着学生的学习,更是关注着学生的思想状况。
 
(数计广州2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