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寻访中大校友的足迹专题:打造自己的品牌与文化--访94级王永江等校友

发布人:高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5-04-29
 
培育个人的能力与自信心
 
   在饭桌上采访校友,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面对着许多“成功人士”,我们显得有些局促。但是校友们都没有什么架子,作为我们的“大师兄”,他们把他们成功的经历以及自己对我们提出的问题的思考娓娓道来,让我们这些还在象牙塔里的学子们受益匪浅。
   王永江校友选择了创业。当问及他在学校参与的活动对他的创业有什么影响时,他向我们抛出了一个新颖的观点:或者你善于领导别人,或者你善于“被领导”。“我们现在大多数人的情况是既不擅长领导别人,又不擅长‘被领导’,于是他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王师兄坦承,自己在年轻的时候总是不习惯被领导,对领导有些不满。“我们在做学生的时候更多的是张扬自己的个性,但是在去干活的时候就是讲团队合作的,其实这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要是你总是不服气,那好多事情就做不下去了。”现实情况中,大多数人都要被领导,所以王师兄特别强调了要培养这方面的能力。“我觉得社会是有分工的,人们的性格都有差别,你不能要求所有中大的毕业生都去当领导,这个社会应该是多元的,有人做学术,有人做其他工作。”
   而雷成明校友近年来都在做人力资源的工作,对这个问题也有比较深刻的见解:“我在大学里搞了很多活动,我觉得搞这些活动,不管成功与否,大家都要多去尝试。”他还仔细地把活动流程分为了几点来谈,策划、组织、执行、过程和团队管理,面面俱到。“在学校里做活动和到社会上做工作都一样,都是策划、组织、执行、过程管理和纠偏这样一个闭环,所以我们在大学里除了学习之外应该尝试做这些事情,这是一种锻炼和积累,对以后出来社会后,包括对一辈子都是有好处的。” 
   在我们的要求下,雷师兄跟我们分享了当年策划志愿者活动的故事。“我们当时策划了一个志愿者活动,组织数学系学生去火车站献爱心。当时也是刚刚开始提倡搞志愿者活动,我们就直接去找火车站那边的团委和越秀区公安分局团委,共同策划组织开展了一次五四青年节自愿者活动;当时电视台和媒体都有报道,这个活动对我们系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王永江校友评价道:这也是有创新精神嘛。我们更是称赞与惊叹:其实学生活动也可以做的多彩多姿,只要有创新的想法并付诸实  现,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步入大三,我们也已经是高年级学生,必须要考虑今后的出路了。入职也是一个重要的选择,在问及雷师兄作为招聘者看重大学生什么能力的时候,雷师兄感慨万千。“我觉得其实有一个问题,就是没有从学生出来社会后的需要的角度考虑。数学这一块出到社会后直接使用到的比较少。”雷师兄更是痛心地指出,大家都花大量时间去学习英语,反而特别容易忽视语文的学习。这一点得到了在场许多校友的一致回应。“(大学生)这方面的训练远远不够,你在大学里就算不开大学语文课,也应该创造一些机会去锻炼,等出到社会你就会发现,语文功底好对你就是一个加速推进的作用。”他还以开会作为例子,有些人说了半天,与会者还不知道他想说什么,或者是领导发言让下面的人不知道要做什么,“这可是很要命的”。
我们对应聘实习生或者公司职位的问题相当关心,见到雷师兄侃侃而谈,我们也是“穷追不舍”。针对招聘员工在面试和入职时的心理落差问题,雷师兄认为,自信是第一位的。“有些大学生入职的时候,他们在面试的时候确实有点‘面霸’的气质,素质各方面都显得很好,但是当他们真正入职的时候,就会经历一个适应期。适应期有长有短,这里面就有个自信心的问题,自信不够的人总是有个‘唯唯诺诺’的行为,请领导多关照多指导。”
   作为中大的毕业生,雷师兄对中大学生的素质很有信心,但是他话锋一转,提到了新人员工要把自己的活力带给整个团队。“首先要认识到自己是新鲜血液,作为一个新人,你要把你作为新鲜血液的朝气体现出来,大胆的把自己的建议提出来。你看那些励志的偶像剧,那些主人公就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跟老总说,然后得到老总的支持,这就成功了。实际上大家就需要这样去做,这是一种精神。”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担心,毕竟在中华传统文化里不提倡锋芒毕露,“大家去做这件事情,一定是有充足的准备的,不要有一种出风头的欲望,而是经过我深思熟虑后的想法,要积极的提出来。” 雷师兄的回答也是充满智慧。
   从大学进入工作岗位,可以说是从一个大学进入到另一个大学。“社会是每个人必经的大学,是人生中真正的大学。”雷师兄叮嘱我们,大学毕业出来后的一段时间,还是以学习为主。“你进入一个公司,它在各方面已经有了一定标准,你进来就是要学习,不会因为你的到来为你量身定做一套方案。”关于专才和全才的问题,雷师兄认为,可能除了体育生是特招的,其他人都称不上专才。“当然有些人在某些方面确实表现出了潜质,比如特别适合做公关,特别适合搞销售,但是一般单位都是在培养通才,大家都是管理工作,都是相通的。”
   最后雷师兄还是回到了他强调的“多组织和参加活动”这点上,提出大学生要有意识去培养出到社会后要用到的能力,全面发展。“大家要有意识的去策划一些活动,或者去帮助他人策划活动,因为我以不同身份去参加活动,就会得到各种方面的锻炼,会对团队精神有更深刻的理解。
 
数学真是太有用了
   王永江校友是“学校品牌管理”行业的领跑者,这一理念让我们感觉很新鲜,于是我们也针对这一点准备了许多问题向王师兄请教。
   关于从事“学校品牌管理”的契机,王师兄提到,统计学对他的创业有很大的影响。“当时我们就搞了个活动,向社会、统计局、单位推荐、介绍我们专业,这让我很自豪。”王师兄坦承,自己当时虽然学习统计,但是对统计也并不了解。“但是统计这个专业很有用”,于是师兄就策划了这样一个活动,向大家介绍,让大家更多的了解统计专业。“这个跟我现在做学校品牌的研究其实是有关系的。”王师兄说道。有什么关系呢?王师兄接下来继续解释:统计是很好的专业,但是很少人了解,我们自己都不了解、不认同,不认同就很难谈得上热爱,不热爱就更难谈得上认真学习了,那我就错过了这几年美好的学习机会。“其实我后来做学校品牌研究也考虑了这个问题,我希望我们的学校能让学生对他所学的专业也有深刻的认识,我们希望学生能认同他所学的专业,认同才能很好的学习专业知识。”“我今天就想做这样一件事情,让学生和家长真正的了解中大,热爱中大,他不了解中大,稀里糊涂选中大,他不了解数学,稀里糊涂选数学,那他就不大可能爱数学,4年青春就浪费了。”
   现在上幼儿园要家长半夜起来排队,学位过于紧张,没有超前的规划与统计分析。“我做过一件很自豪的事情:6年前我做天河区教育规划的时候,就提出把幼儿教育当义务教育试点,当时政府否定了我的建议,但是今年温家宝就提出来了,如果当时政府采纳了,我们就是全国领先的样板。”王师兄在描述这件事情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兴奋,我们也心潮澎湃起来:如果这个建议被采纳了,对缓解“入园难”问题将会有很大帮助。“为什么我会提出这样的建议?就是基于统计分析,这就是专业给我带来的好处,很多人都觉得我是突发奇想,但是我有我的依据,这个恰恰就是专业给我的贡献,如果我不学统计,我就不会这样思考问题,给出这样超前性的建议。”
   “但是这些知识不是都要经过大量实践才能得到的吗?”我们也提出了疑问。“我就觉得遗憾,大学本来就是学生时代和社会之间的过渡阶段,大学就应该要清楚这里面有什么关系。”王师兄感叹,如果老师的教学是拿这些案例去引导出需要的理论和工具,那么学生就会觉得这些知识很有用。“但现在恰恰相反,我们是从理论出发到理论,比较少的涉及实践,就使得理论显得比较枯燥。”王师兄举出了超市里商品的摆放安排的例子,这里面就需要数据挖掘,不仅仅是软件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的教育有些问题,我们的专业其实是很有价值的,但是我们不了解”。
   王师兄一再强调数学的重要性:其实数学太了不起了。 “但是我们不知道我们占了这么大优势,当时可能觉得抬不起头,我们太缺乏了解了。这也是促使我去做学校品牌的因素之一。”
 
中大要敢于定位世界一流学府
   聊到“学校品牌管理”,王师兄打开了话匣子。
   “我觉得现在的老师都是很好的,但是如果观念能改变一下,对学生有很大的帮助。”改变一个老师就可以改变很多学生的命运,改变一个校长就可以改变上千个学生的命运,王师兄持着这样的理念,一路前行,直到今天成为了“学校品牌管理”的领跑者。
   虽然王师兄主要的研究是针对中小学,但是作为中大校友,他对中大品牌的打造也有独到的见解。“我觉得中大不应定位在广东的品牌,而要有定位全国甚至世界一流学府的勇气与胆量。”他列出了如下理由:一是孙中山先生在中国历史、世界历史上的地位都是很高的,那么中大作为他创办的、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大学,也应该追求在历史上、世界上成为伟大的学校。第二,“我觉得中大办学几十年来硕果累累,虽然不一定超过北大清华,但是基础是好的,如果我们的手段策略到位的话,完全可以到世界一流的水平”。当然作为做品牌策划的专家,王师兄也从专业角度提出了理由:从品牌策略来讲,在国内“应该是‘北有北大清华,南有中大’”。他点出了这样一个现状:大多数人对大学的认识都是模糊的,基本上是通过媒体宣传,“如果我们就大量宣传‘北有北大清华,南有中大’,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认同的”。
   王师兄真心的希望中大能避免落入一个恶性循环:宣传不够,大学的优质生源和老师就不够;大学的优质生源和老师不够,就会让学校走下坡路。“南方有名的大学太少了,本来中大有非常好的机遇,广东在中国影响力很大,但是中大在高校教育的影响力远远达不到广东在中国的影响力。”他还特别提到了香港科技大学的模式,港科大虽然只有十几年的历史,但是它已经成为了世界知名大学,“我们中大有几十年的底蕴,完全可以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模式,虽然受限于大陆的体制,但是还是能找到。这就要看我们的管理者有没有这样的勇气、愿望和智慧。”
最后提起“尚礼居”,王师兄认为,新的模式应该得到大家的支持,在尝试的过程中去纠错。“我觉得“尚礼居”不应该开在学校里,完全可以开到外面去。我们应该去支持它,但是这些管理的机制要不断完善,如果我们不允许它出错,那怎么能行呢?”
 
要打造数学系自己的文化
   邓泓校友虽然姗姗来迟,但是他还是激情满满地回答了我们的问题,观点独到而切中核心,令我们这些师弟师妹都大开眼界,“一饱耳福”。
   “对于学校的建议我说句公道话,要把数学系作为南校区第一大系。数学系其实很多人都是很有才华的,我觉得我们的同学和老师要开拓思路,把我们活跃的思想发挥出来。”邓师兄跟我们分享了他刚听广播听到的新闻以及他的感想。那是一篇关于浙大哲学系的新闻,“毕业生只有三个,很多人说这是哲学的悲哀;但是浙大哲学系系主任说,这是哲学系的幸福。”邓师兄深有同感,“我们当年很多人都是“被数学”的,而这三个哲学系的毕业生是自愿报名哲学系的,他们是浙大第一批试点的学生,进来不分专业先念一年然后再挑专业,所以虽然这一年虽然只有三个毕业生,但是他们是真正喜欢哲学的。”我们对邓师兄举这个例子的用意一头雾水:这个和打造数学系文化有什么关系?“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不论你搞什么活动,其实我们核心的思想是想把我们中大数学系的文化、品牌发掘出来,这个是终极目的,脱离了这个目标来说,都是不行的。”邓师兄的一番解释让我们茅塞顿开,连连称是。
   邓师兄的研究生在岭院读的,经历过两个院不同的教育模式,对两个院的文化差别很有发言权。“虽然大家都在中大里,但是我发现两个院的文化有着很大的差别。”关于校友活动,邓师兄提到了哈佛校友会:“哈佛的校友会对哈佛的支持是非常大的,虽然我们现在在体制内可能做不到这一点,但是我们数学系的发展也是离不开校友和毕业生的支持,包括进入学校的领导层。大家都能发挥自己的作用,为中大和院系做一些好的事情。”
   接下来邓师兄就谈到了对我们的期望:虽然你们还是在校大学生,但是你们要和老师一起想:我们数学系的文化到底是什么?他举出了自己在中大招聘实习生作为例子:很多中大的学生来面试,我第一个问题就是:你知道中大的校训吗?很多人都回答不知道。“我很惊讶,”邓师兄痛心地说,他坦言校训的10个字很多时候都会成为他的立身之本,在他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会反思,自己到底有没有按照的校训去做。“所以当时我就劈头盖脸的把他们训了一顿:虽然我是你们的师兄,但不好意思我感到很惭愧,你们在中大这么长时间了连校训都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混的?”从邓师兄激动的神情,我们看到了他对中大学子没能领会中大精神精髓的遗憾。“回头来说,我们数学系有没有提炼出精炼的属于我们数学系文化的几个字?”数学系是中大第一个系,文化传承可谓长久;但邓师兄质疑,数学系的一代代人有没有从中大精神之中能提炼出一些数学系的精神,能让我们历届的学生和校友都能记得住。他叮嘱我们要仔细思考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为什么梁山伯出名?因为它把“替天行道”打出来,把道理讲清楚,吸引了许多好汉。数学系也是一样的,要把旗帜给立起来。”
   关于校友活动,邓师兄建议活动要多样化,交流要多层次。“你看你们一找王永江,他下意识的就去找同班的、或者上下一两个年级的。这里面什么问题呢?”邓师兄指出,年轻校友还在上升区,差距还没到十万八千里,但是四五十岁的人就不一样了,有些人可能官运亨通,而有些人可能事业遭遇了不顺心。“岭南学院有个论坛,不断的把不同层级的校友引入进来,让有经历有阅历的校友来讲,下面的校友来听,互相碰撞,寻找商业机会,这才是有用的。”邓师兄批评了“光吃饭”的校友聚会,认为这没有为校友创造令他们增值的空间。“真正的校友活动应该是真正的精神上的交流与经验分享,才会不断地吸引校友参加。这种活动是校友愿意看到的,哪怕没有饭吃,这种活动能让校友寻找到许多机会。”
   听完邓师兄的一席话,我们深深体会到邓师兄对学校发展的关心,虽然言辞稍显激烈,但是“爱之深责之切”,我们相信邓师兄的肺腑之言,对学校的一片热诚,能让中大为培养出这样优秀的学生而自豪。包括雷师兄对我们的叮嘱,以及王师兄对中大长远发展目标的分析,都是对中大的学生以及中大的未来大有裨益。临别之际我们依依不舍,看到王师兄骑车渐渐远去,我们感慨:中大的可爱之处,不正是在于培养出了一批批这样为学校着想的学生吗?
 
(数计广州2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