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寻访中大校友的足迹专题:圆梦中大,圆梦人生--访中文系79级李明校友

发布人:高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5-04-28
三次高考,只为圆梦中大
 
   高考,对许多人而言,都是刻骨铭心的艰辛历程;复读,在我眼里,更是艰难无奈的决定;然而,李明校友却不以此为苦。为了圆大学梦,更为了圆梦中大,他三次参加高考。在他看来,能参加高考,对他们那一代人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机会,一个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所以对他来说,三次高考,是一个不难作出的决定。李明校友是土生土长的海南人,从小,他就特别希望到到外边见见世面,不能在小岛里面终此一生,尤其是当回忆起文革时在农村插队落户当知青、在深山老林里当林业工人的艰难处境,他感慨万千。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他便下决心要走出海南岛,到大陆去见见世面。
  “我高考的时候有两个定位:一是要走出海南岛,二是不想当老师。”他向我们解释道,在文革特定的历史时期,按照社会对职位的分级,知识分子排第九,于是老师被称为“臭老九”,在社会上地位不高,收入很低,所以大家都不想当老师。那时候高考是考前报志愿,李明校友的第一次高考只准备了一个多月,却凭着自信报了北大清华,结果虽然分数入围了,但是志愿报得太高,没被录取。“当时招生办建议我补报低一级的地区级大专院校,我不想去。另外我也有自信,多考一两年,一定可以考上理想的大学。”于是李明校友又凭着这股自信参加了第二次高考,把暨大作为第一志愿,结果不如人意,考的分数只能上华师。“父母要求我去读海南师专,我执意不去。于是考了第三次。”
  “第三年我复习得很认真,还请假脱产去上补习班。我比较自信地报了中大中文系作为第一志愿,考后自我感觉还不错。我第二年考了319分,第三年成绩公布,我考了325分。我当时想,完了完了,才比去年高了6分,怎能实现自己的大学梦呢?后来跟别人比较以及到县招生办查分,才发现我是当年我们县高考文科第一批前五名之一。我自然而然圆了自己的大学梦,考上了中大中文系……”
  谈起高考,我从校友脸上看到满腔的自豪,看到了他对自己的选择的无怨无悔。读书是幸福的,求学是快乐的,从校友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这句话的最好诠释。“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对待高考,校友何尝不是如此呢?
 
选择中大,无怨无悔
   谈及对中大的认识,校友说这主要来源于父辈的影响,中大很出名,更有许多知名教授,长辈认为她好他们也认为她好。中大的校园是一流的,师资、学生都是一流的。中大的精神跟岭南这一带的精神息息相关,宽容、兼容、开放、自由。鼓励学生独立思考、自主探讨问题。谈起对中大的选择,校友自豪地说,无怨无悔。
谈及32年前到中大报到的情景,校友仍记忆犹新:那天他独自一个人挑着行李,坐船、坐车,来到中大正门(即现在的南门)时,红墙绿瓦、矮丛灌木、紫荆花开,古色古香的建筑,立刻吸引了他的眼球。校友还提到了一件不平凡的小事:“我到南门的时候,挑了一个大木箱和一个大布袋,拿起来很艰难。在中大旁边工作的一位女工(那时中大旁边有一些小工厂)帮我把行李挑到宿舍的五楼,挑完就走了,我至今不知道她是谁、叫什么名字……”从校友的娓娓叙述中,我仿佛也回到了80年代前后的中大,回到了风景优美、民风淳朴的当年。
  让校友无悔的,除了美丽的校园、淳朴的民风,还有亦师亦友的中大教师。回忆起当年的著名教授容庚、商承祚、王起,校友说,虽然他们没有机会得到这些大师的亲自指导,但能见到这些大师,了解到上一辈学者的风范,已是十分荣幸。“我还到过商老(商承祚)家里做客。那时,我们一群爱好书法的同学,一起到商老家,听他讲书法。商老很推崇颜体,认为颜体有筋有肉,比较丰满,适合学生学习;柳体有劲,但太瘦了;欧阳询的字体就‘太小气了’,也不适合学。我那时候拿了广东省首届大学生书法大赛二等奖,这个也得到商老的肯定,他是评委会总评委的权威。”我们不禁感叹,人生,难得的是老师悉心的教诲和指导,当年亲密无间的师生关系如今已难再,更让我们无比羡慕校友与商承祚等大师交往、交流的点点滴滴。
  当年的同学,也是校友记忆深处的“珍珠”。校友说,中大的学生来自五湖四海,来自各地的学生多了,视野也就开阔了。同学是一种很重要的资源,他和他的同学经常利用暑假到各省游览,有当地的同学接应,出行也方便许多。77年恢复高考后,前三届的学生,年龄差别很大,大龄的学生占多数,学生大的三十五六岁,小的十六岁,同学间互相交流,也是一种特殊的机会。年纪小的学生跟大哥哥大姐姐互相交流,可以学到很多课堂以外的东西。
  那时的国庆晚会,也给校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这三届的学生表演的节目各有特点,77级的男女合唱,满堂喝彩;78级的学生玩各种乐器,赫赫有名的词曲作家陈小奇当年就参与了乐器的演奏;我们79级有一群女同学能歌善舞,又长得漂亮,表演了印度舞、西班牙舞等,都赢得了一阵阵掌声。那一届的国庆晚会办得非常成功,到现在也很难看到学生表演的这么高水平的节目。”尽管经历过文革的摧残,尽管文革后百废待兴,学习条件也比较艰苦,但我看到了老一代人苦中作乐的乐观主义精神,心中感想良多。
 
读书是为了改变命运
  当问及那时候人读书的信仰时,校友若有所思地说,读书是为了改变命运,考上大学是真正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今天大家之所以感到那么焦虑浮躁,就是因为不再像过去那样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大家可能毕业以后,硕士也好,博士也好,一样找不到工作。“我也是生长在边远地区的孩子,现在能在广州扎根,后代也在广东生长,就是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没有高考,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无论是求学还是工作,校友都选择了离海南较近的广州,而没有选择北方的省市。校友表示很惋惜,一是受父辈的影响,校友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父母不希望他离家太远;二是自己眼光不够长远,在自己有机会到北方的单位工作时,没有果断选择。“中文系当时的选择包括中宣部、中组部、国务院办公厅、中央人民广播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等。这种机会是历史造成的,一个家族,可能几辈子都没有这种机会。当时北京的单位对重点大学的人才的需求大,而广东的学生多。因为北方吃面、天气冷、离家远,很多广东的同学不想到北方去,特别是海南岛的人强调生活的安稳。当然这选择也有很多偶然因素。但是过了这个村没了那家店。这种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
  校友语重心长地叮嘱我们,求学阶段,要努力开阔自己的眼界,只要学校好,远不远没什么所谓。有机会,要多到外面的地方走走,去外地的学校读书。
 
一生做好一件事
  尽管已经毕业28年,校友对母校一直十分关注,谈话中,校友对中大的关注超乎我们的想象,对于学校的排名,校友提到:“黄达人老校长不也说,今年(指2010年)中大首次被列入全球前200名(2010年泰晤士报世界大学排名中大排名171)。”对于学术领域,校友更是详细列举数字——2010年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中大有4篇,交大、人大、南开、武大等都只有一篇。全国优秀博士论文的提名奖三百多篇,中大有11篇。”可以看出,校友对中大不断提升的学术地位、排名、影响力感到由衷的自豪和喜悦。“大学也好,个人也好,核心在于你学的本领在关键时刻能发挥作用,体现你的价值。对自己的学校,信心很重要。”校友如是说。
  谈到对中大学子的期望,校友望着我们,说,把本领学到手。全身都是刀子,却没有一把可以杀猪宰牛的,是没用的。只要练好一把,学好一件本事,一生做好一件事,那就是幸福的。
 
后记:我们采访的79级中文系李明校友,是09级数计院李映真队友的父亲。30年的父女中大情,加之预约的采访时间8月6号恰好是七夕,让本次的采访特殊而备具意义。校友的一生,是圆梦的一生,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他毅然决然参加了三次高考;中大,是他梦生长发芽的地方。中大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一人一事,都是校友记忆深处的珍珠,愈久弥珍。因为女儿也在中大读书,校友与中大更有切不断的情。对中大学子的期望,也是对女儿的殷切希望——把本领学到手,一生做好一件事。采访结束后,校友在队旗上写下“愿学弟学妹在康乐园里快乐笃行”,也让我看到了老一辈对我们年轻一代的寄望——不求名,不逐利,只要认真求学,快乐成长!
 
 
(数计广州2队)